心较比干多一窍 看过

字体: 护眼 关灯

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

第八章 阅债还人债,内门成江湖(1/4)

翌日清晨,惠风和畅。

诗杉正温习着玄天化水的精妙,落月轩的门便被梁好激动地推开。

“小师弟,还在睡么?今天难得一见‘阅债台’大比,千万不能错过了。”梁好几乎喊得破了音。诗杉也不管师兄这么莽撞,稍微顺了下衣服便出去迎接了。

梁好不停地用羽扇拍手叫好,诗杉歪着脑袋好奇道:“‘阅债台’这么让师兄激动?”

梁好偏偏头,刷地打开扇子,遮住了自己的丰唇,看上去竟有些书生秀气,娓娓道:“小师弟你可不知,我们诗道有吟诗作赋的‘摘月坊’,武道自然也有个‘阅债台’。这‘阅债台’顾名思义就是施行赌约,无论外门内门都可以上去立誓,三个月后再哗地一下统一收网,赢得赢,输的输,趣味横生!”

见梁好双手夸张地挥了一下,说得是唾沫横飞,诗杉很快就被勾起了性子,便跟着走了。

两人很快出了诗道,进了飞霞色的武道殿门。武道不喜风花雪月,都是直来直往地青山翠柳,黄木油屋呈阶映衬,外门弟子伐柴打杂,笑语纷纷,溪水穿石引流,泱泱淼淼,菜圃成合,鸡犬互闻。

“武道人丁真是兴旺啊。”诗杉对比了落寞的诗道,觉得这里的景致也别有一番风味。

梁好还习惯些,面上笑而不语,只是带路。

两人过了外门的村舍,进了内门,眼前成了竹林森森,劲风刮过,利叶呼啸,音色锋锐。前方忽然传来些打斗声,稍微靠近了些,已然人头攒动,人声鼎沸。

“这便到了!我先去找找小风师姐!”梁好兴奋地背手藏好羽扇,混入人群。

诗杉没了人领路,正有些不知所措,又听见有人呼唤他名字。循声望去,诗杉惊喜地看着吴德音和允儿也赶着来了。

“可赶巧撞着你们了,不然跟个无头苍蝇似的。”诗杉满脸欣然迎了上去,见两人腰间都挂着牌子,应该也是进了武道内门,心中难免欢喜。

允儿看都没看诗杉一眼便满脸媚色地跳脱开,吴德音轻叹口气,拍了拍诗杉的肩膀道:“允儿进了武道后愈发活泼了,跟我一起时沉默不语,见人却总是情谊拿捏得恰到好处,我也管不住的。”

“你要提醒这人小心自己师妹受蛊惑失了本心。”卿秋同为女人,倒是很乐意点评一下。

诗杉也不旁敲侧击,真诚道:“师兄的真心付出自然能有收获,不必太过担忧。”

吴德音脸色隐晦,生硬道:“你过来,我给你介绍武道的内门。”

诗杉吐了吐舌头,暗想吴德音怎么也是心情瞬息万变的,上句吐露心声,这句反而自己转移话题,浪费自己一片真心实意。

吴德音拎着身份牌开路,很快就带着诗杉到了内门弟子的座位。诗杉见了绣刺图,也都认识,全都彬彬有礼的问了好。

武道内门均是在场的,大师兄许贝锦,宗主独生子,生得丰神玉朗,挺拔修长,见了诗杉是不理不睬;二师兄陆锋,面相虽凶猛粗犷,对诗杉却是端正客气的,跟着的三师兄陆正,陆锋弟弟,身形瘦弱,面色皎白,粉嫩,娟秀小资,与哥哥形色鲜明。

剩下的是四师兄赋子屏,短发膨起,有些标新立异,但为人和蔼,态度热情;五师姐湘紫,裙带飘飘,有眉心朱砂,清秀可人。算上新加入的吴德音与允儿,武道七子,均是天资卓越,服饰阔绰。

“听闻小师弟诗道精细生风,如今人相两宜,看来所传不虚,甚是豪杰之辈!”陆锋向着诗杉连声狂笑,竟然是对诗道有好感。

“我觉得二师弟关心这些,待会比试便已经输了。”许贝锦背向众人,语气骄横,一副遗世独立的模样,身旁却占满慕名的女生,莺歌燕舞,风流倜傥,允儿都有些着迷,在一旁应声附和。

陆锋耸了耸肩,似乎也习惯大师兄出言不逊,大手拍了拍陆正道:“小子,待会看你哥给你表演个手撕恶霸.”

陆正被拍得浑身一抖,似乎很害怕陆正,缩着脖子细声道:“我晓得的。”

陆锋冷哼一声道:“男子汉大丈夫,恁地就没点阳刚之气!”说着觉得丢了脸面,独自跳开几个位置坐下,留着陆正独自瑟瑟发抖。

诗杉暗想这对亲兄弟虽武道都是天才,但性情简直是天壤之别,陆锋豪爽刚正,陆正却懦弱胆小。

诗杉想着,胡乱找了位置坐下,侧头又看见吴德音在一边面色阴沉,眺望着远方,思绪飘飘,也不合群。

谁知身边坐得正是四师姐湘紫,湘紫眉心如绛珠,配上火色眼影,看上去妖异妩媚,余光刮了一眼转头的诗杉,平淡道:“你也是过来送我情书的吧?”

诗杉闻见浓郁的香风,浑身一个激灵,哪里知道这句话如此惊世骇俗?卿秋更是在书桌前喷出一口浓茶,笑声和咳嗽声断断续续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
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

↑顶部

首页 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