问仙为生 看过

字体: 护眼 关灯

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

第二十四章 被人侮辱了怎么办?(1/2)

与师祖的正式相遇,显示着他的不着调。不过在未来的日子,师祖并没有只体现这点。他虽是金灵,但却经验丰富。除却当天,让余恍见识了所谓灵界,而后又介绍了修炼的基础,七灵六境,境境生景。

师傅领进门,修行在个人,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师祖的经验和感悟。让余恍知悉了所谓的光,知悉了百纳绝对是一本可以冲刺最后的绝学,慢虽然慢了,但强大是毋庸置疑的。因此自信与信念的传达才是最重要的,道院确如师祖所说,已经没有比他,更有资格教导余恍的了。

师祖性子散漫,归咎于他已经是金字塔顶端。如同余恍之前所说,师祖有多高,已有天高。余恍当然不能如此,他不仅有自己,还有妹妹要养活。灵感强便更容易接触灵,但相对应的对灵石的消耗需求更高。

道院很大,大到有各个地方可以挣得灵石;道院也很小,小到这个最弱师兄的名头传遍各峰。一年之间很多普通学子已经达到韶年,而这位却还在挣扎。

五峰之中,燎原好术法,喜欢计算已有的每个术法,施展所需消耗最少的灵力,并试验出最大的威力;千刃多技法,十八般武器无所不精通,且千刃金灵者多数使用两种以上兵器;桃源天赋做药炼丹一绝,配比治愈术,则木灵多富多医者;飞流阵法步法举世无双,水灵多以弱击强者;而厚土锻法无人能敌,板甲重器者必土灵。五峰似有竞争,但也守望相助。不过技法、术法、医术等都为小道,领悟且升境才是修仙唯一途径。所以五峰弟子多为学一项则已,平常多以领悟修炼为主。

虽为小道杂技,但此刻于余恍和妹妹而言,却是很好的赚取灵石的土壤。金灵的技法陪练;火灵的术法靶子;木灵的灵药试药罐子;水灵的阵法假人;土灵的劳力;还有各峰各殿的分配任务。

作为一个身居高位,却技不配位的,自然会受到一些欺辱。被人侮辱了怎么办?藏着,躲着,憋着,还是奋力反抗打回去?这都可以,自我评判得到的利益有没有经受的打击重,若重了,忍受也并非不可;若轻了,适当的傲娇或许会让侮辱你的人提升一点利益,这样得到的更多。

在余恍眼中,他只是偶尔也与众人比试,多平少输。自身有底气,加上灵石的加持,这些辱,这些伤受了便受了。

只是在妹妹眼中,看到却全是伤害,每每看到此她都会伤心落泪,与人争辩,但更多时候徒劳而已。

“哎呦,这不是大师兄来了吗?”

“这不是子仙名的前列的师兄吗?”

“这是师兄吧?”

“余师兄,来给师弟笑一个。”

“余,听说你最近又有长进,怎么样,来打一架!”

“小子,今天能坚持多长时间,就给你多少灵石,可要坚持时间长一点!”

“过来挨揍!”

语气的变化便会明白处境的尴尬。栅栅当然不会,也不能做这些。作为兄长自然扛住大头,妹妹尽自己的能力多做一些药石买卖,况且这里面的利润确实比苦力来得高。兄长总会安慰妹妹这是修炼,甚至搬动了师祖,他所谓修炼的功法,确实需要汲取众家之长。况且技法、抗药、灵力、阵法、体力都因此得到的提升。妹妹将信将疑,不敢拒绝,只有更多的炼药。

打工,修炼,交际,一切为了生存。是的,交际,与冥薙的谈话是交际;与壮壮的交心也是交际;所谓追求叶子,于余恍而言更是交际。

冥薙确是冥府的公子,不过他不是嫡出也不是庶出,只是一私生子而已。当年未觉醒时,一直混在街面上,不过后面天姿勃发,认招进了冥府。可惜本性难移,在冥府中很不受待见,但总归有了公子的配置,从他双手的拳头就可知价值不菲。

或许是自认为与权贵的势同水火,或许因为背景的挫折,也或许喜欢栅栅的俏丽,这冥家公子自认与市井小民余恍相处的不错。这余恍兄弟相处的方式倒也干脆明了,按时计费。

另一壮壮,土系天才,岁数很小,初进道院才刚满10周岁,心思最是单纯。家里虽不是豪门,但也是一书院之家。孩提时期一心只管修炼,家里从来不让他接触别的事情,虽这种教育方式是否正确暂且不提,但壮壮是天才,那是有目共睹的,况且他还非常努力。因此便能以将将十周岁而进入道门,天赋可见一般。

相识壮壮,始于壮壮憧憬栅栅与余恍兄妹之情,相于余恍羡慕壮壮的锻造天赋,持续于壮壮的天真,余恍的不忍。

追求叶子的人很多,不缺余恍一个,但这是一场交易。

完公子火灵,却是抱对了冥家大公子的大腿,他在追求叶子,从来时便可知悉点滴。余恍也在追求,在完公子看来,这汉子全然狗运而已,贱民就是贱命,地位所谓很高,又有何用,年余还在原地,这就是贱民。

可惜的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,完公子自以为得体的几次表白,竟然全然被否了!叶子小姐拒绝地干净利落,而最让他难以忍受的是,这贱女人竟然有意无意地靠拢那个贱人,这真的贱以类聚!

秉持着自己无法得到,便废物利用的原则。完公子将叶子的底线,牵线全然送给了冥熔。冥大公子此生唯一的缺点就是喜色,当然以他的地位,美色唾手可得,原本对这并不在意,但知道了余恍也在追求,便动了心思。

这大半年冥大公子被自己的亲叔叔燎原峰主亲自教导,叔叔知晓他的喜色,这些日子对他的看护确实尽心。因此大公子还没有亲自找过余恍麻烦,但那个名额还是心中的一根刺,他本不是豁达之人,此间不处理,便总在心中戳着。

手下投其所好,必有刁难与欺辱,但总归没有自己出手的顺畅,公子的忍耐是有限度的。此次瞧见叶子,心痒难耐,拿下她,一举两得!

采花自有风度,可惜打脸的事情不止一件,那女子竟然拒绝了他!冥公子一时之间难以分辨,这是绿茶,还真的是白莲?是真的喜欢那小子,还只是想吸引自己的注意。

......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
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

↑顶部

首页 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