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天云纪 看过

字体: 护眼 关灯

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

第二十一章 道歉(1/3)

“大人!”

两道声音不同的语气,异口同声。

杜安康的震惊,以及虞知的疑惑。大堂上鸦雀无声,府尹大人的判决真是随意,随意到让人觉得慵懒的声音有些模糊,模糊到所有人都觉得这只是一个玩笑。

“罢了罢了,你们还想去往秋府押若若丫头来作证吗?”梅仁义闭着眼睛,老神在在地说道。

他下不了这个命令,所谓为官之道其一就是识时务。秋府,这地方如喝喝茶搞好关系还是不错的,但是带着镣铐上门,可就不是一回事了。

捕快哑口无言,他拿人时没有府尹大人的文书,平民百姓还好糊弄,秋家小姐要该怎么糊弄呢?

出自问道书院的秋若若对于大楚律法可能够更加清楚。

虞知起身,拍拍裤子上的尘土,将信将疑地问道:“府尹大人,那我可真走了?”

梅仁义不耐烦地摆摆手,“走吧走吧,替我向秋大人问好。”

秋府有两位秋大人,秋劲风和秋渔,也不知道梅仁义说的是哪个,虞知只是应着好好好。

府衙外围着的百姓看得好生无趣,纷纷离去。

“退堂。”

......

虞知和叶清欢走出顺天府的时候恰好遇见了匆匆赶来的秋若若。见到虞知安然无恙的秋若若放心之后,开始抱怨起秋渔的不近人情,竟是一个将士也不让她带来。

秋若若自然也是知道五城兵马司的将士强闯顺天府,和那些捕快对峙定是要闹出一番笑话的。秋若若也不是真想带着五城兵马司来顺天府要人,但是她必须要能让她的父亲知道她的态度。

“白家没有证据,不能拿我怎么样。”虞知又买了一串糖葫芦,秋若若付的钱,他对于这甜食有一种极大的兴趣。“不过,他们能够这么快想到我们仨也是厉害。”

秋若若笑了一声,她看着那个杜安康从顺天府走出,心里恨的牙痒痒。如今在她的心里,虞知在赵王府失踪的事情必然也是跟白家脱不了干系。

秋若若厌恶白家所为,也厌恶郭颂贤这人。她知道白家的猜想必然是他们三人策划了白离的事情,苦于没有证据,白家动不了秋若若,也动不了那个青云试甲榜榜首的叶清欢,而问道之耻虞知是最好拿捏的那个。

不知为何,这些欺善怕恶的手段落到自己身边人的时候,秋若若觉得无比的愤怒和恶心。

最洒脱的还是虞知,相比于叶清欢的遗世独立,虞知的洒脱让人放心,也让人心疼。秋若若知道了虞知在堂上挨得那一杖,嘴角的血迹擦干了,叶清欢眼里的沙子一时半会儿却吹不出来。

“小鱼哥,我会替你讨回公道的。”秋若若说道。

虞知转过头,摸了摸秋若若的小脑袋,扬起嘴角一笑,“这世道还是有个有权有势的妹妹安稳。真是上天眷顾。”

秋若若拍掉了脑袋上温暖的手,眼中还有一丝不忿。

虞知装作无所谓的样子,心中却还是在想,这捕快是谁,或者捕快又是受人指使。虞知唯一可以确定的事情就是他和这位捕快从未有过过节。虞知不喜欢这种被人“惦记”的感觉,知之甚少也是一种危险。

回到秋府门前,恰巧遇上了走出秋府的蒙思。草原汉子的容貌颇为粗犷,风吹日晒也让他们的皮肤不是那么温润。但是蒙思不同,他如果换上了大楚的服饰,完完全全就是大楚人士。

“秋姑娘。”

蒙思终于碰见了秋若若,昨日秋若若将他赶走之后,他仔细一想也觉得唐突,毕竟折子戏里的桥段可不是这么写的。

草原上的直率似乎在这起不了作用,蒙思那容貌似乎也马失前蹄。蒙思喜欢这种新鲜感,求而不得才是挠人,如同小猫嫩软的小爪子轻轻地挠着脚心,有些痒,让人舍不得停下来。

蒙思走上前,秋若若不想搭理,躲到了虞知的背后。这让虞知恰好隔在两人中间。

“秋姑娘,昨日是我唐突了,不该直言想将你娶回草原上,我想这事也应当是征求了秋大人的同意才好。还有就是......秋姑娘,我想了想你们大楚一向讲究门当户对,我蒙氏在草原上也是统率一部的豪门,和你们秋家就是门当户对。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
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

↑顶部

首页 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