渡川忘人 看过

字体: 护眼 关灯

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

偷亲小葵

大锅中的滚水,反腾冒气,咕咕叫开。都灵子腰间披上花围裙,坐着擀皮包饺子。摆放在锅盖内面,整整齐齐排列了单白白的饺子,像趴倒睡着宝宝。都灵子对门而坐,撸上了袖子揪一团面,用擀面棒擀皮,挑一勺子馅料到面皮,包合编上花边,放到锅盖面上。流川进门见到她一个人在忙活问道:“师姐,要不要我帮忙。”都灵子清亮的嗓音回道:“不用你来,我自己可以。你等下别走啊!一起吃饭啊。”流川应声说好。都灵子不需要别的人打下手,帮她一把,流川想开腔说话,却又开不了口,彼此之间在的氛围下略有尴尬。都灵子主动问起,手扒在门栏边的流川,以前有没有吃过了饺子。流川说道:“我没做过这个东西。”都灵子说道:“在家里是你下厨做饭吧,你父亲这个人,平时也懒得动手,懒懒洒洒的,按道理来说,哪有可能进厨房煮饭炒菜,洗碗刷锅。在山上的时候,也就练功勤快了点,肯吃点苦头。”流川道:“他一般都在店铺里照顾生意,很晚才回来吃饭,等回到家里的时候,锅盖下的饭菜都凉了,又得自己,去下锅煮熟一遍,才能吃上一口热饭。”都灵子说:“现在肯定没这么忙啦!村里面都没几个人住了;家家户户大门紧闭,过年放假也没个声音。”流川解释道:“是……是这样,,陆陆续续走了好多,但小店还会有上门客,进来买东西,闲坐核查。”都灵子不同意的说道:“饿不死,也发不了财,勉勉强强过日子,最多只能这样,要再往上,就够不着、摸不上了。真正想发大财,过上富足的好日子,不能只是盯着这一家小店……”经商致富的大道理和其中的细节,流川听不进去,因为这和经书上密密麻麻、枯燥无味的内容一样,使人提不起兴趣,没心情进一步的学习了解,加以研究——这让流川烦躁不安,顶受不主。都灵子絮絮叨叨讲了一半,结束了说教,起身添柴。洗净了沾灰的脏手,喊流川出去玩,等着吃饭。流川刚好看到小葵,在用打湿的黑抹布,抹拭桌面,过会儿又端碗放筷。流川硬着头皮,哆哆嗦嗦上前,询问是否需要自己的帮忙,小葵拒绝他的好意,表示并不用他干活,自己来就好。下一步怎么走,说什么好,流川完全没有头绪,看着小葵进进出出的忙活,自己完全起不到作用,傻傻地当木头人,又不愿离去,还是小葵开口问起:“听说你会飞行术了,是不是真的?”流川心里咯噔一下,马上应话道:“我有在练,不是太熟而已。”小葵说道:“那就会咯!”流川回声点头,表示同意,小葵笑似春风,醉人倾城,说道:“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厉害了。之前我也会的,做法施功的流程多多少少还记着点,只不过现在久了没练,不知道能不能飞得起来。”流川听到小葵夸赞,情不自禁的眯眼大笑,红着脸低头,流川乐呵半天说道:“我教你呀!”小葵吃惊的反问道:“这都快开饭了,哪还有时间教我!”流川对小葵说道:“没事,我只教你一次,一次就会,包你满意,而且,等会儿吃完饭我还有事,守师兄讲经诵道的晚课,我不能缺席和迟到,我已经答应过白风朗,不能食言。”不等小葵表态,流川飞快的扬手跑开,回去取上次练习飞行术的桃木剑,留下道一闪而过的光影和急促的远去的脚步声,只剩小葵愣神发呆。流川嗒噔嗒噔的响声,引起都灵子注意,出来叫道:“去哪啊!流川,快吃饭了。”流川顾不上和她瞎扯,呼呼跑开。等流川急燎撩、满头大汗持剑返回,小葵正在厨房揭开锅盖,偷吃饺子。流川二话不说一把上手攥住小葵手腕,扯她出去。流川虽说年纪小,个子补高,只是个懵懂、有时傻气的少年,但是他的手劲不是一般的大,比得上成年男子的腕力了。纤弱的小葵无论如何扭摆挣脱,还是摆脱不了流川锁扣在手腕上的镣铐。小葵嘴里饺子还没嚼碎下咽,于是,干脆弯腰屈膝下蹲,拖住流川。这一招式果然有用,流川很快被小葵拉停,不过,也差点站不稳身心,差点向前摔跤,跌了一下。小葵甩开了流川的手,立刻变脸,怒气上头怒道:“你干嘛呀!你抓痛我的了!”小葵摆出脸色,摔下这句话,气鼓鼓的扭头就走,离开流川。流川发怵变懵,不知如何是好,百般花样哄好小葵,只是傻站呆立着。流川空降到小葵身前,截了小葵的去路。在生气暴躁的小葵面前,始终不敢对视她那怒睁睁的大眼,目光看往别处,下巴抵到胸膛,捻转衣襟说道:“我……我不是故意的,只是想教你御剑飞行。”然而,小葵正在气头上,脑子嗡嗡鼓胀,根本听不进解释,不可能一两话,浇灭心中怒火,立刻恢复理智,原谅流川;怒气难灭,冷哼一声,擦身路过,不给予回话和理解,一脸火气的径直走开。张仁堂虽然不是每时每刻待在小葵身边,和她形影不离,但每次流川前去求得小葵的谅解,他总会出现在小葵旁边。流川不好上前道歉,缓解两人间的关系,万一,张仁堂因为自己出现,无意之中刺激到他,那么很可能像上次一样,双方又再次发生冲突,莫名其妙的打起来,这样的话,与小葵和解的目的没有达到,反倒惹上麻烦,摊上事了。流川也会几招武功,和张仁堂动起手来,也不吃亏,不过,他的七星八掌确实刚猛激速,令人难以招架,是流川见过打的最好的了。流川不禁幻想,要是他能教教自己多好啊!但是,正常人谁会跟神志不清,疯疯癫癫的人计较纠缠,还不是有多远躲多远,避免和他纠缠不清。如果真能学到功夫,流川倒是不介意这些。管他是好是坏,能教自己功夫的人,就是好师傅。流川趁着朦胧不清的夜色掩护下,一个人偷偷摸摸潜入了小葵的房屋。屋里头香气环绕,沁肺醒脑,浓郁但不刺鼻,像自然的缕缕清香,丝丝飘荡,闻起来舒心展眉,陶醉不已。当然,流川大半夜的不睡觉,起床来这,不是为了偷摸溜进小葵房间闻香识味,是为了避开张仁堂,向小葵解释前两天发生误会,求得原谅来的,这才是最终目的。房间里的布置很简单,一张床位和床头边的梳妆台,还有房正中的圆桌。小葵身上铺盖了白布被子,右半边丰润白嫩的半脸露出来了,流川按耐不住,心跳咚咚加速,流汗似水,后背的早已浸湿,手心全是热汗,大胆上前俯身在小葵的圆花花的嘴旁上,嘬了了一口,流川回过头来,咂咂唇膜,好像也没有特别的,一般般。流川仿佛尝到,有种类似清诱诱的奶香,在口中散发。小葵翻个身,侧卧背对流川,这边的流川做贼心虚,不知道情况,硬是被小葵的这一翻身,活生生吓一跳,以为她是醒了过来,慌得毛发耸立,头皮发麻,甚至屏住呼吸。时间缓慢流过,眼见小葵睡的安安稳稳,没有被醒到,才放下心中的石头,缓了一口气,虚惊一场。歉也没道,匆匆离开了小葵的“香包”。外面月光皎洁,倾洒在树道中的路上,朦胧阴蒙蒙的不光亮,但已经足够赶路人回家了。长夜漫漫,流川对刚才的情形历历在目,惊险刺激,他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,没有经过允许擅自摸入进年轻姑娘的房间,还偷偷的亲了人家一口,这事要是传出去了,可不得了,许多人估计会让暗地议论辱骂流川,走到哪都有人暗地指指点点,说三道四。这时流川想着想着,害怕做了坏事,被人知道,后悔自责以后不能再有,暗暗下定决心,绝不能再发生第二次。


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

↑顶部

首页 我的书架